返回开泰法律咨询网首页
内容详情
强制征地后的强制复耕困局
6月份,由国土资源部、监察部、建设部和审计署四部委组成的“国务院检查组”正在针对全国土地市场整顿状况进行验收,其中以农民征地补偿情况为主要检查内容之一。最新消息透露,国务院调查小组已经秘密抵达上海松江大学城。实际上,上海镇区的农民失地问题,正在这次整顿运动中一一浮现。  一年之间,从强制征地到强制复耕,陈家角村村民戏剧化遭遇的背后,隐藏着在国家宏观调控之下,上海镇区处理农民土地问题的踯躅与矛盾。  2004年6月4日,上海闵行区华漕镇镇政府拆迁办一名吴姓领导带领数十名联防队员,来到等待复耕的土地上,以贯彻中央精神的名义落实复耕。在没有得到村民的许可下,意欲用推土机将地表垃圾埋入地下,以清理表面土壤,落实耕种。  在全国清查非法占用农地的背景下,陈家角村的近百名农户在被强制征地近一年后,再度面临强制复耕的尴尬。  “零补偿”征地  近几年,华漕镇的工业区面积大幅度增加,第二产业发展进步明显,当地的房地产业,亦发展迅猛,并集中了西郊庄园等一大批沪上知名的楼盘。  然而,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,伴随开发区而来的,是成片的闲置土地和逐渐消失的农田。  “开发区的建设和规划工作并不紧密。”一位知情人士指出,在华漕镇的开发区建设中,前期工作的不严谨已经造成了上千亩土地的闲置抛荒。例如,位于朱家泾村调字圩生产队的土地,早在三年前就因为闵北工业区的招商需要而进行农户拆迁,然而在废耕之后,招商工作并不顺利,致使该片土地长期闲置无用。  此类事件,在镇上并不少见。越来越多的农民突然之间就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,镇政府为了满足工业园区拆迁所带来的需求,不得不再征用一批耕地,建造农民搬迁房。其中陈家角村的600亩优质蔬菜田成了“填补”拆迁漏洞的“牺牲品”。  2003年5月,在没有任何书面通知和正常手续的情况下,华漕镇镇政府、陈家角村村委会用推土机、土坊车推填土地,将陈家角村近600亩基本农田强行转性。  早在2001年,陈家角村的近百名农户就与村委会签订了30年承包合同,而对于这次征地,镇政府的解释是以建造农民新村,也就是解决以前因为拆迁而产生的农户重新安置的问题,其中涉及石皮弄村、肖王庙村、诸翟村等多个拆迁生产队。  事实上,华漕镇镇政府在向闵行区申报批征用的土地只有170亩,而实际上则占用了近600亩的土地。而征地之后,镇政府对外的表态是,居住小区的建设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,按照有关政策,村民的待遇已经全部兑现。  然而,本报记者采访所得与镇政府的说法截然相反。根据1999年11月制定的上海常年蔬菜乡镇耕地补偿费和青苗补偿费标准,闵行区华漕镇的耕地补偿费为34000元/亩,而青苗补偿费3080元/亩,但陈家角村村民反映的实情是,征地当初村民根本没有获得过任何补偿,只是经过上访和追讨后才陆续获得了2400元/亩的青苗补偿费,而土地一次性补偿费则至今没有分文。  一年多来,华漕镇领导从未就该块土地的征地补偿有过正面接触。在这段时间里,陈家角村村民走访村、镇、区、市等有关部门共560余人次。  复耕通知  在陈家角村村委会的门口,挂着“上海盛隆实业有限公司”的牌子,公司的总经理就是村委会书记张伟,一街之隔,有着该公司与一民企共同建设的工业园区“绍盛工业园区”。  5月底的一个清晨,陈家角的村民突然发现,该工业园区高高挂起的金字突然换了模样,“绍盛工业园区”八个大字悄然隐去,取而代之的是“发展经济致富百姓”。这个惊人的发现,让许多村民相信,全国土地清查的风暴已经登临,而他们近两年的等待,眼看就会有个“说法”。  果然,5月21日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将华漕镇“华新农民中心村”违法用地问题的处理回复交到了陈家角村农民的手里。由华漕镇政府、区房地局等单位共同给出的意见为:一对二期在建动迁房立即停工听候处理;二是三期不得开工,立即恢复耕种。  随后,华漕镇政府于5月31日下达村民信访反映问题的答复意见,除坚决执行闵行区房地局的处理意见外,另提出三期土地复耕后,给予每年每亩耕种补贴1000元,直至有关专业部门检测证明土质已恢复适宜耕种为止。并提出,三期即将进入复耕阶段,希望村民积极配合。于是,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。  希望之门仅仅透来一丝光亮。得知全国清查后的澎湃与忐忑,渐渐平复,面对这样的处理结果,村民感到更多的是对未来的不知所措,以及回顾以往的酸涩。  复耕困局  “70年代,这里的土地产值就在全市所有公社中排名第四。”一个村民向记者诉说着这百亩良田曾经的辉煌,在他脚下,是已经坚如顽石的土地。  “没有种过地的人不会知道,一块好土需要花多少心血。”村民们告诉记者,陈家角村的蔬菜地,经过数十年的翻种,亩年产可以达到3万元以上。自2003年5月土地抛荒之后,晚上总会有一车一车的建筑垃圾运来,堆在这里,日积月累,在“华新农民中心村”三期近400亩的土地上早就堆积了上亿吨的建筑垃圾,深达数米。  度过了一年的失地生涯后,土地回来了,有些东西却再也回不来了:蓄水池不见了,水渠都填了,原本肥沃的土壤里混杂着大量的石块、水泥。在这样的土壤里,还有可能种菜么?一年补偿1000元,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?原本征地款没有拿到,现在地荒了两年要复耕,这个补偿标准谁来定?  更让陈家角村村民们想不通的是,在二期工地宣布停工后,当地村委会下达了一个停工补偿标准。即二期工地在建约164幢房屋,每幢自建房停工补偿每月3000元,过度费1600元每月,已封顶房一次性补偿10000元,没有封顶一次性补偿20000元,工程队每幢一次性补偿10000元。  既然已经宣布了是非法征地等候处理,那么这样的补偿目的何在?为什么停工补偿有一个月3000元,而恢复耕地的农户得到的补偿却只有每亩1000元每年?  这一次,村民的疑惑依然没有得到解答,与先前的征地一样,他们只接到了通知。

上一篇:拆迁条例修订 变革从利益重构始
下一篇:强制征地搬迁 湖北黄石百余农民无家可归
开泰法律咨询网